首页 美文

迷失的花童

(来源:网站编辑 2019-04-30 20:19)
文章正文


  曾经有一座美丽而古老的花园,花园的形状有点儿像马蹄铁,园子的尽头有一堵石墙,墙上嵌着一条石头长凳。花园里长满了五颜六色的花儿,吸引了各种小鸟和昆虫。这是一个很惬意的地方,既适合举行朋友间低声交谈的小型聚会,也适合举办喧闹的大型生日派对。
  一天晚上,一群满怀仇恨、脾气暴躁的绿皮肤小精灵神不知鬼不觉地闯到这里,在花园高高的树篱上住了下来。他们的生活一度非常艰辛,在世界上饱受欺凌。(隐形的生物通常都是这样。)早上醒来后,他们发现眼前竟是一个如此明亮美丽、悠然自得的地方,简直惊呆了!
  他们注意到,这里的蓝色鸢尾比普通的鸢尾要大一倍,六月的玫瑰竟然比春天的日出还要红艳,花期也更长!紫罗兰呢,本应像少女一样娇羞可人,却摇曳着花枝,长得比树篱还要高。而一丛本应趴在地上的羽衣草,却高耸着枝叶,还堂而皇之地开起了黄绿色的小花。他们认为,这些花儿盛开的样子是对自然之神极大的冒犯。
  “简直是胡闹,真是无法无天!”绿精灵首领说道,其他绿精灵纷纷赞同。他们不喜欢特立独行或者任何形式的斗志昂扬,并且厌恶所有快乐的地方,因为他们觉得,正是这些地方纵容了快乐悠闲的“坏毛病”。于是,他们立即决定要毁掉这座漂亮的花园。
  正是出于嫉妒,他们才设计出让花儿凋零、让根茎枯萎的咒语。他们怂恿各种杂草包围和缠绕那些向上生长的植物。他们试图用潮湿的枫叶让小羽扇豆窒息,还把灰色的鼻涕虫引进花园里。他们贿赂那些家伙,让它们整晚整晚不停地啃食嫩芽,直到所有的叶子都被吃得精光。
  一般的花园肯定会被这种邪恶的屠杀彻底摧毁,但生长在这座硕大、悦目、马蹄铁形花园里的花儿继续欢快地生长着,与一切艰难险阻斗争着。所有的花儿都牵起手来,用一种特别的混合芳香对抗鼻涕虫在夜间发起的攻击。它们在咒语罩不住的地方秘密地生长,以此来打败让花儿凋零枯萎的魔咒。它们用根部把所有的水分吸干,让杂草枯萎。它们一起救援小羽扇豆,全天候保护它们,直到它们长大,可以照顾自己。
  绿精灵们被这些花儿的想象力和创造力惹恼了,更让他们气愤的是,花园里的花儿成功地破除了所有的咒语。他们坐在高高的树篱上,翅膀由绿色变成了有毒的紫色,可这一丁点儿作用都没有。花园里的花儿还是自由自在地生长,而且越来越漂亮。
  终于有一天,绿精灵们有了可乘之机。
  那是七月末的一天,一群孩子来到花园里聚会。绿精灵们说不上来那是什么样的聚会,因为对他们来说,人类世界像是隔着一层帘子的另外一个世界。正如我们无法看见精灵的世界一样,这层帘子在精灵的眼中也是如此。他们看人类世界,就像是雾里看花。
  绿精灵们透过那层帘子,渐渐弄清楚孩子们正在举行派对。他们坐在摆放着蓝色茶杯的桌边,一边享受美食一边聊天,完全不像绿精灵们聚会时的样子。(当然,绿精灵们很少聚会,或许五百年才聚一次吧,因为他们很少有高兴的时候。)
  突然,绿精灵首领大笑着把其他绿精灵召唤过来。他想到了一个主意,一个非常邪恶的主意。他要用一个十分恶毒的咒语,将这个主意变成现实。
  “这是我那无恶不作的大堂兄传下来的。”绿精灵首领窃笑着说道,“他太善良了,不忍心用,不过我们不是他。不是,不是,不是!”在其他绿精灵的注视下,他从身后的口袋里取出一个存放了几百年的邪恶魔咒。这是一个罕见的转化咒。他把魔咒小心翼翼地拿在手里,平摊开来。
  “哦,啊!”其他绿精灵吓得直往后退,因为他们都知道转化咒的厉害。那是最邪恶、最难破解的一种咒语,非常罕见。
  “这个咒语在人类身上会有效吗?”一个绿精灵唐突地问,“它能把人类变成别的东西吗?”
  “当然能了,”绿精灵首领说道,“而且不止变一个人,它可以把很多人变成别的东西。”说着,他望了望满是孩子的花园,又窃笑起来。
  “那您打算怎么做呀?”绿精灵们异口同声地问。于是,绿精灵首领把脑袋埋在同伴中间,把自己的邪恶计划小声地告诉了他们。
  与此同时,花园里的派对已经进行得相当热闹。孩子们都离开座位,有的在玩游戏,有的在比赛,还有的在寻宝。没过多久,他们又回到座位上吃些小蛋糕和冰曲奇。他们将柠檬茶从一把漂亮的蓝色茶壶里倒入一只只蓝杯子。所有的食物都美味可口,没过多久就全被吃光了。
  有个最小也最乐于助人的孩子回屋子里去拿蛋糕。于是,她成了唯一逃过转化咒的孩子。在她离开的一瞬间,绿精灵首领向整座花园抛去一大片油腻腻的云彩。
  嗖!说时迟那时快,没有任何征兆,魔咒生效了。一座充满欢声笑语、生机勃勃的花园,刹那间安静下来,只有风吹过树叶和花朵的沙沙声,花园里所有的孩子都变成了花儿。
  透过门廊的门, 那个最小的孩子目睹了这一切。她马上退到黑影里,但已经迟了,绿精灵首领看见她了。绿精灵首领无法用转化咒罩住她,于是就用另外一个咒语把她变成了哑巴。从此以后,她再也不能开口讲话了。
  此后的很多个日子,人们寻找、哀求、呼唤孩子们从藏身的地方出来。可是,转化咒的力量太强大了,孩子们变成的花儿在花园里生根发芽,长成了一株株玫瑰、鸢尾、拖鞋兰、羽扇豆、翠雀花、萱草花、夜来香、大滨菊和郁金香。
  看到昔日充满欢声笑语的花园被忧郁和绝望所笼罩,绿精灵们欣喜无比。他们高兴地看到,花园里的鸢尾垂下蓝色的脑袋,叶子也变得纤弱,它们为迷失的孩子和呼唤他们的大人而悲伤。那些新的花童不得不与鼻涕虫和杂草为伴,样子卑微且毫无生气。这是转化咒的魔力,他们无力反抗。这一切让绿精灵们欢呼雀跃。
  “这才像座花园嘛!”绿精灵首领满意地说。依照精灵世界的法则,他必须提供一个破解咒语,以便有朝一日转化咒可以解除。于是,他又炮制了一个更加可怕的咒语。
  “哈哈!”他大笑着说道,“没有人能破解这个咒语!”
  为了保险起见,也因为法则的要求,他必须将破解咒语告诉一个人类的孩子。于是,他走向那个已经变成哑巴的女孩。她每天都会来花园里看望曾经的玩伴,却无法告诉别人花园里发生了什么,小伙伴们为什么再也回不来了。
  “啊哈,你注意啦!这套蓝色的茶具现在归我啦!”绿精灵首领站在花园里高高的树篱上冲她喊道。
  “可是带着它们出门太礙事,所以我决定把它们留下,埋在花园里。你尽可以随意来找,不过找到一两件也没什么用。如果你的运气格外好,能找到所有的茶杯和这把茶壶,并把它们像原来那样摆到桌上,那么魔咒就会破解。你的花儿朋友们就会变回人类,花园里的派对也会继续——就像我们从没有打断它一样。哈哈!”
  就这样, 那些可恶的绿精灵飞到其他地方去了,也可能去了别的世界。从此以后,他们再也没有出现在这座花园里。
  紧接着,那个沉默的孩子开始忙碌。她用铁锹挖土,每天都挖,可是什么都没找到。第二天,她接着挖,第三天,第四天……她在这座马蹄铁形的花园里挖了几个星期,又挖了几个月,可是那些蓝色的茶杯藏得太隐蔽了,那把漂亮的蓝色茶壶也从未露过面。
  尽管孩子们在绿精灵的咒语下变成了玫瑰、鸢尾、拖鞋兰、羽扇豆、翠雀花、萱草花、夜来香、大滨菊和郁金香,但他们没有按照绿精灵的意愿继续卑微地生长。相反,他们藐视所有的魔法和咒语,茁壮成长,变得格外与众不同,比普通的花儿美丽十倍。原因很简单,那个沉默的孩子每天都来花园里翻土锄草,让这些花儿拥有一个完美的生长环境。她从未放弃过解救朋友们的希望,她陪在他们身边,风雨无阻。
  她每天都来翻土,寻找茶杯。她挪开石块,赶走鼻涕虫,清除藤蔓,剪掉枯叶。慢慢地,她了解了许多种植花草的知识,成了一位极具才华和智慧的花匠,只是她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就这样,绿精灵们又一次被打败了,尽管不是以常人能够猜到的方式。从来没有一座花园像这座园子一样得到如此的关心和爱护。只可惜转化咒的力量过于强大,一直无法破解,人世间的一些邪恶也是如此。时至今日,人们仍然没有在花园里找到哪怕一件蓝色瓷器。
上一篇:幸福是什么 下一篇:雪地上的风景
标签
热门文章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