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美文

直播间里的挖鳝人

(来源:网站编辑 2019-12-02 08:46)
文章正文
  晚上八点钟,表哥随大娃一起出门,用手机直播大娃挖鳝的过程。鳝通常藏在半干半湿的泥田洞里,洞口手指般粗细,边缘被黄鳝磨得很圆润。大娃眉头紧锁,弓着腰,慢慢拨开掩护洞口的稻草,将手臂伸到泥田深处。
  直播界面上,不断闪现观众打赏的西瓜,评论一层接一层覆盖,隔着网线,粉丝比大娃还要紧张。没等观众反应过来,大娃突然直起身,手里紧握一条不断扑腾着的鳝鱼。瞬间,直播间挂满惊叹号。


  这是大娃刚刚转战西瓜视频进行的一次直播。入駐西瓜视频的第二周,大娃一跃成为户外打野的头部主播,他所呈现的打野生活,带观众窥见了世界上新一种生活的模样。
  大娃的父亲是职业鳝鱼捕手。夏秋季节,父亲通常9点钟出门,挖到傍晚6点钟回家,次日清晨,母亲把前夜的战利品带到农贸市场摆摊,一家人以卖鳝为生。小村里四处是水沟和稻田,没有太多娱乐项目,跟在父亲身后摸鱼是大娃唯一的消遣。10岁时,他第一次成功抓到了黄鳝。他模仿父亲,先把水淘干,用周边的稻草把黄鳝困住,趁其不备伸手一抓,顺利抓到了一条小鳝。
  大娃简直是挖鳝痴人。大学附近有一片农田,报到当天,大娃在学校附近转了转,看到这里有挖鳝的条件,乐坏了。军训期还没结束,他就拿着手电筒,带上一套便于更换的衣服,跑到田里挖了几斤鳝。他挑了条品相好的送给教官,剩下的拿去市场卖掉。
  大学期间,大娃大部分空闲时间都待在学校周边的农田,偶尔有散步的同学经过,看见他在田里钻来钻去,浑身蹭满了泥,说他是“土巴子”。
  大娃不在意这些嘲笑的声音,他同样看不起把时间浪费在网络游戏里的人。大学毕业后,大娃回到老家的通信公司上班,过着朝九晚五、五险一金的稳定生活。
  人生正朝着父亲眼中的正轨稳步前进,却离自由越来越远。这时候,他无意间翻到网上一条视频。画面中,一个人正拿着钩子吊鳝鱼。视频的播放量不多,吊鳝技术看起来也业余,大娃觉得,自己要是拍视频,肯定比他强。
  晚上,大娃拿着自己捏的钩子,跑到水沟旁,一边钓鳝,一边拿手机胡乱拍了一条。
  没想到,随手一拍的视频,居然在西瓜视频上收获了数千播放量,还有人私信大娃,想买他的钩子,愿意出合适的价钱。对大学生大娃来说,这真是个奇怪的要求,不过淳朴的大娃还是答应了。做钩子的成本不高,但需要花几个小时的时间仔细制作,大娃花半天时间做了三个,很快收到对方40元的转账。
  大娃有了自己的粉丝团 “鳝家军”,每晚9点,准时守在线上等他挖鳝。每次直播,大娃都能挖到数量可观的鳝,有人觉得不可思议,质疑他是白天买好了放进泥田,晚上再挖上来。为了消解大家的怀疑,今年夏天,大娃发起一场巡回挖鳝,和父亲从四川挖到了贵州。
  最刺激的一站是深圳。那天晚上,大娃在几十名网友的围观下,挖到一条2.3斤的缅甸巨货,惊呼声此起彼伏。
  他庆幸当初果断离职,这一刻,他终于回归了自己的乐园。
  短视频在年轻人中的普及,让原本奔忙于田间、在写字楼内焦头烂额的年轻人,得以用镜头探索生活。那些埋在平常生活里的闪光时刻得以被发现、释放。用镜头探索生活的年轻人发现,看似平淡的生活下暗涌着鲜活生命的另一种可能,每个人都能从习以为常的生活中探索出新锚地。
上一篇:超级秀场 下一篇:小象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