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美文

为了生命之“盐”:佛罗里达盐场袭击战(下)

(来源:网站编辑 2019-10-09 08:47)
文章正文

画家笔下盐场被袭击的情景

“萨默塞特”,“塔荷马”号袭击


  锡达礁位于佛罗里达州萨旺尼河入海口以南约16.1km处,岛礁、浅滩星罗棋布,到处都能看到连绵不绝的苍松翠柏,因地理位置靠近海岸,也是当地重要的港口。在内战爆发前不久,锡达礁刚开通了铁路,是佛罗里达铁路线上的西部终点站,还是南方叛乱地区的一个重要食盐集散地。曾经在1862年年初,联邦海军的“哈特勒斯”号就袭击过这个小岛,纵火焚烧了好几艘南方货船,并且还放火把岛上的火车站建筑以及车辆都付之一炬。
  1862年10月4日,联邦海军的封锁舰“萨默塞特”号和“塔荷马”号结伴到此,上岸的陆战队员和水手们摧毁了当地盐场的仓库。在指挥官的授意下,船上的6门滑膛炮向岛上一通乱轰,等到看见有人忙不迭地挥舞白旗,船上的大炮才停止发射。得意洋洋的陆战队员和水手们原本以为这又是一场不流血的武装游行,没想到在接近目标時发生了一点小意外——25名当地武装人员居然胆大包天地朝他们开枪。幸好这些人的准头不怎么样,一顿乱射仅造成几名水手受伤。南方佬的抵抗完全是徒劳的,回过神儿来的陆战队员们很快就大显神威,把这些叛乱分子打得落花流水,再也无法继续打扰水手们的破坏行动。随后的几天,两条战舰陆续派出更多人员登岸,深入当地一些规模较大的盐场,对生产设施展开大规模的破坏。
  盐场有些设施破坏起来还要请出“大杀器”——开花弹(滑膛炮用弹)。盐场里用的大铁锅或锅炉太坚固,水手们抡圆铁锤也奈何不了它们,就从战舰上搬运几个大口径开花弹充当炸药包,直接让这些难啃的硬骨头飞上了天。

锡达礁盐场遗留下来的铁锅

北方佬的达尔格伦炮可不好惹,南方沿岸的地方武装只能忍气吞声保持沉默

“信天翁”号袭击


  1862年11月14日,船长哈特少校指挥“信天翁”号从联邦军队控制的港口城市彭萨科拉海军基地出发,目标是位于圣安德鲁斯湾的一处盐场。
  当哈特少校的战舰抵达圣安德鲁湾北部时,已经是24日清晨,海面上大雾弥漫,根本辨不清方向,幸好还能隐隐约约听到岸上有人活动的声音。载着60多名陆战队员和其他一些帮手的5艘小艇慢慢循着声音划过去,小艇上的人们觉得这样肯定不会找错地方。随着距离越来越近,袭击者们越发胆战心惊,不少人甚至认为自己这次一定是误打误撞进了贼窝。因为岸上听起来实在太热闹了,不仅仅人喊马嘶,还有几条狗在汪汪乱叫。随着距离越来越近,岸上影影绰绰还能看见大片的军用帐篷,袭击者们估摸着至少得有一个连的叛军士兵在那里安营扎寨,似乎是正等着他们主动送上门去。
  等到天放亮、雾气即将消散时,担惊受怕的袭击者们才发现是虚惊一场——那些被认为是叛军的帐篷不过是许多运货的帆布大篷车。陆战队员们悄无声息地出现在岸边,把那些正在盐场忙碌的人们吓坏了,随后从战舰上发射了几发炮弹,让这些毫无防备的人们惊恐万分,乱作一团。由于海边水位太浅,小艇无法靠岸,陆战队员们只能涉水登岸。此时盐场的人们已经开始四散逃命,一些已经套好骡马的运货大篷车在主人的驱赶下正逃往内陆地区,从头顶呼啸而过的炮弹更是加剧了恐慌的气氛,牲口们的主人疯狂地挥舞着鞭子,驱赶着可怜的牲口一路狂奔,跑得要多快有多快。

盐场里使用的大锅和炉灶

盐场用的大铁锅,砸碎这种大家伙是得费点儿力气

  涉水登岸的陆战队员们深一脚浅一脚地从烂泥滩里爬上岸,盐场里的人早就跑得一干二净,接下来就是毫无顾忌地破坏一通,大家一起上阵,在布朗、波西奥以及其他几位军官的带领下,亮出斧头、锤子、铲子还有船用尖头检测锤等各种五花八门的工具,开始在盐场埋头苦干起来。
  盐场上的生产设备,包括大铁锅、平底锅还有砖石砌成的炉灶等等都被膀大腰圆的水手们用锤子给破坏掉了,盐场工人们的居住地也未幸免,所有东西都被掀了个底儿朝天,烧得一干二净,不能烧的也被糟蹋得不成样子。随处可见的木箱、木桶还有其他装盐的容器也是先被砸成碎片,连同存放食盐的木棚、木屋和运货大篷车一起付之一炬。锅炉、火炉、附近的砖窑,还有堆放在棚子里的木柴都在熊熊大火中变成一片焦土。
  当地的武装叛军只能远远地躲在暗处悄悄围观,他们手里的几条破枪可没大炮的管子粗,没人敢在战舰的炮口下以身犯险,唯一能做的就是等待,直到这些野蛮的北方佬在盐场发泄够了之后心满意足地离开。

盐场经常备有运货的四轮马车,蒙上篷布之后大老远看上去很容易被误看成军用帐篷
上一篇:冯·卡门:航空航天时代的科学奇才 下一篇:国产轻武器激波智能报靶训练系统呈介
标签
热门文章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