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美文

日本民航工业战后复兴的原点

(来源:网站编辑 2019-10-09 08:42)
文章正文


  二战结束后,战败的日本接受了以美国为首的盟国的占领。作为惩罚日本的措施之一,驻日盟军占领司令部(GHQ)发布了对日本的《航空禁止令》:日本现有的飞机全部销毁、航空制造企业和航空公司解体,原先的飞机设计师等技术人员被分流到汽车和铁路机车制造企业,就连日本的大学也禁止教授航空力学等与飞机设计制造相关的课程。曾经因为战争而盛极一时的日本航空工业因此遭到了沉重的打击。

战后的“国产飞机计划”


  1950年,朝鲜战争的爆发,让已经荒废了5年之久的日本航空工业迎来了一次生机:原先被解散的一批日本航空技术人员被重新召集起来,以协助整备和维修从日本起飞前往朝鲜作战的美军飞机。维修美军飞机的业务不仅让日本赚到了一笔不菲的佣金,也为日本航空工业重新锻炼和培养了—批技术人才。
  1951年9月8日,48个二战战胜国与日本签订了《旧金山和约》,国际社会重新承认了日本的主权国家地位,为日本的战后复兴打下了重要的政治基础。得益于和约的签订,GHQ对日本在民用通航和飞机制造的部分领域进行了“松绑”,1952年7月通过的《航空法》和《飞机制造事业法》,从法理的角度为日本航空工业的战后复兴铺设了新的道路。
  战后初期的日本国内民航市场,由道格拉斯DC-3/4、康维尔440和德·哈维兰DH.114“苍鹭”等美英国家的民用机型所占据。日本航空业曾经在战前兴旺一时,从业者们如今在自家的机场上却看不到一架国产的飞机,大受刺激。“一定要重新制造出日本的国产飞机!”这一想法得到了很多原先的航空技术人员,以及部分日本政府官僚的支持。
  1955年,三菱和川崎公司取得了美国洛克希德T-33教练机和北美F-86F喷气战斗機的生产许可。当时负责监管飞机制造产业的通商产业省(简称通产省,现经济产业省)的官员认为,如果进行军民两用飞机的开发,就能借助在军机的生产上取得的共通的技术和零部件,来同时降低军用和民用飞机的研制和生产成本。同时,可以通过国内民航经营或是外销的民用飞机赚到更多的钱,从而为日本航空工业和产业赚取长期发展资金、培养大批人才,以稳定本国航空产业的基本盘。

二战后被美军销毁的日本飞机残骸。

“运输机设计研究会”的成立


  1957年,美国对日本的《航空禁止令》全面解除。同年5月,以民用客机/运输机为研制目标的“运输机设计研究会”(简称“输研”)在东京大学内成立了。参加了“输研”的企业有三菱、川崎、富士重工(原名中岛公司)、新明和工业(原名川西公司)等主要的航空制造企业,以及住友金属、日本电气、东京芝浦电气等拥有飞机零部件生产经验的企业。“输研”的参与者们希望联合各大航空制造企业成立专门的合资企业,这既是为了“集中力量办大事”,同时也是避免产生只由一家企业垄断民用飞机的研制生产、将其他企业排除在外的问题。

1963年4月,进行地面试验的YS-11客机2号原型机。

  得益于“输研”的设立,日本各大航空制造企业的顶尖飞机设计师们也得以齐聚—堂:三菱重工的堀越二郎(代表作:零式战斗机)、新明和工业的菊原静男(代表作:二式大艇、战斗机“紫电改”)、川崎重工的土井武夫(代表作:三式战斗机“飞燕”)、富士重工的太田稔(代表作:一式战斗机“隼”),而他们的领导者,是东京大学教授、日本航空学会会长木村秀政(代表作:A-26远距离飞行试验机)。这5位加入“输研”的设计师被后人称之为“五武士”。
  对于国产民用客机的研制方案,“输研”在经过调查和研究后初步制定出了一个飞机性能的大致参考指标和要求:针对日本国内机场的长度,要求起降距离在1200米以内,续航距离要达到500-1000英里(约合800-1600千米),主翼采用便于整备维修的下单翼设计,为了经济性而采用60座设计,安装两台涡桨发动机,研制时间4年,研制费用约为30亿日元。他们的设计方案最终被命名为YS-11,“Y”代表日语罗马拼音Yusouki(运输机)的首字母,“S”则是取自日语罗马拼音Sekkei(设计)首字母,以纪念运输机设计研究会对该机的设计贡献。

全日空初期投入运营的YS-11。

“日本战后复兴的象征”


  1959年6月1日,由日本政府与各大航空制造企业合资成立的“日本飞机制造公司”(Nihon AircraftManufacturing CorporatiOn,NAMC)成立,资本金49亿日元,其中日本政府出资26亿日元,民间企业出资23亿日元。“输研”也随着合资企业的成立而解散,由“五武士”所定下的设计方案交给了曾经参与零式战斗机开发的三菱公司设计师东条辉雄。东条辉雄是前首相东条英机的次子,负责YS-11客机的具体设计和组织生产。在YS-11的项目规划上,日本飞机制造公司承担了飞机的基础设计、生产与质量管理、销售及售后服务;三菱、川崎、富士重工等7家合作企业负责机体、机翼及其他子系统部件的生产;飞机的总装则是交由三菱重工的小牧工厂进行。
上一篇:“钓魚”之野望 下一篇:恩施大峡谷飞行记
标签
热门文章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