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美文

黏黏的胶水

(来源:网站编辑 2019-08-13 18:57)
文章正文
  十年过去了,二十年过去了……我也做了别人的妈妈。
  一天晚上,我突然闻到了一股橡胶味,这气味好像是从客厅传来的,我立刻有了一种不祥的预感。
  “糟了。”我嘟囔了一句,立刻冲向客厅,到客厅的时候我愣住了,眼前杂乱不堪,我大喘着气东张西望,抬头一看,发现一个蓝人正在空中飘着,“是妈妈吗?”
  我马上把窗户关上,把“它”抱到了我床上,这时我才惊奇地发现——“它”竟然是我的女儿果果。我的心怦怦直跳,手心里也冒出了冷汗。
  第二天的旭日慢慢升起,我坐立不安,不知道如何向女儿交待,但最后我还是告诉了她事情的真相。可果果始终不相信自己是怪胎。她看我的眼神是那样可怕,我的心好像在滴血,我觉得我的孩子要离我而去了。
  我把果果带到了49路车站,试着送她去精灵世界,可她始终不同意我的做法。可怜天下父母心!我自然也是不想让她走的,可是我知道如果她不走,她将很难在人间生活下去。
  我对此十分苦恼。我尝试着不给果果食物或是不让她用卫生间,可她却都想到了解决办法。无奈之下,我给她喝了一点儿黄酒,让她现出原形。即使这样她仍然坚持要留下。她告诉我她爱这里的一切,我被她打动了,不愿意去伤害她幼小的心灵。可我也知道什么对她好,什么对她不好,作为一个妈妈,我的立场一定要坚定。
  我拿出了最大的杀手锏——把妈妈喝青蛙血的事情告诉了她。我能感受到她的心在颤抖,她应该是明白了她在人间生活的危险。我很想去抱抱她,但我知道我必须坚定,屋里一片寂静,最终她同意了。
  最后一個晚上了,我拥抱着果果,给她讲了好多故事,可她一直在哭。别看我表面上一滴眼泪都没掉,可我的内心在流泪,我有太多太多的痛苦说不出。
  天渐渐亮起来了,我们到了精灵车站。这是一片空地,空地中央有一丛高高长起来的野草,像一座小小的孤岛,那些高高的野草在我们面前起伏着。突然,我看到了一个漂亮的女人,是妈妈!我想,她一定是来接果果的。我们的距离越来越近,我轻声问了一句:“妈妈,是你吗?”她向我点了点头,我笑了,她也笑了。
  “这是我姥姥吗?”果果问。
  “是的,以后你会和她在一起。”
  “我还能见到你吗?”
  我用怜爱的神情注视着她,她笑了。我拥抱了她一下,对着妈妈点了点头。
  妈妈和果果消失了,“祝你们幸福。”我轻轻地说了一句。
  我转身,走向了一个新的人生。
上一篇:窗边的藤蔓 下一篇:失去的一百分
标签
热门文章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